疫情已经够烦了,我真的不想垃圾分类

环卫新闻 4年前 (2020-05-07) 609次浏览

疫情已经够烦人了,口罩不能摘,电影没法看……都这么糟心了,还要对着一堆垃圾思考怎么分类,不是添堵吗?
疫情期间的人们,似乎忘记了垃圾分类。
垃圾分类去年刚在广州推行的时候,许多小区的垃圾投放点,都有一名监督员盯着。
厨余垃圾没破袋的、可回收里掺杂其他垃圾的,都会被说,搞不好还会被罚款。
但疫情期间,监督员们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居民们胆子也大了起来,以前还要“被迫”偷偷扔到路边垃圾桶里,现在光明正大地随便扔也无所谓了。
管它什么桶,只要扔进去,我就是热爱卫生的好市民。
疫情期间的垃圾分类,只是垃圾桶分类
记得广州刚开始垃圾分类的时候,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——
“其他垃圾”桶里永远是满的,其他的垃圾桶里永远不满。
人们对垃圾分类的最高敬畏,就是深吸一口气,把厨余垃圾破袋倒掉后跑掉,赶紧呼吸,不然可能要熏昏过去。
这个现象在疫情期间变成了——只有厨余垃圾桶不会满,其他的垃圾桶都是满的。
家里准备分类垃圾桶的人,估计很少吧?
垃圾桶分类了,垃圾却几乎没有分类。
什么可回收物、其他垃圾?感觉都可以回收啊!
铅笔里的木料不是可以加工成纸浆吗?
陶瓷不是烧融了还可以重置吗?磨碎了做砖也可以啊?
反正也没人管,管他三七二十一,扔进去总有人来回收。
许多小区也懒得监督垃圾分类了,有的甚至直接把有害垃圾的桶用大石头压住,反正也没人上来专门收,堆积多了还污染小区环境。
同志们,垃圾分类路上,有“绊脚石”啊!
这更加助长了居民们的懒惰。
我在广州海珠某小区的垃圾桶旁蹲守过一个下午,发现差不多每半个小时才有一个人破袋投放餐厨垃圾,其他人都是隔着 1 米远的距离一丢,然后转身离开,也不管扔进去没。
与此同时,垃圾车来收垃圾的频率也降低了。
微博上有网友吐槽称,广州祈福新村一片区,自从垃圾分类之后,就把垃圾集中投放点设到了居民楼门口。垃圾车一整天也来不到一次,整个门口垃圾乱扔乱放,堆积如山。
垃圾桶不远处是居民晾的衣服,这还不得串味了?/微博网友
该网友询问小区物业,得到的答复是“政府要求设在这里”,但拨打 12345 市民投诉热线,却得到“并无此要求”的反馈。截至本文刊发前,问题仍未得到解决。
并非所有小区态度都如此敷衍。
据钱江晚报报道,杭州紫萱社区面对疫情对垃圾分类造成的冲击,想了一个绝招
在垃圾投放点旁装了监控器和扩音喇叭。
一天夜晚,有一男一女来扔垃圾。忽然,头顶大喇叭作响:“现在已经过了垃圾投放时间! ”
两人吓懵了,尴尬对视一眼后,女子提着垃圾返回,男子索性丢在地上走了。
真是人在做,“天”在看,扔垃圾也要多留个心眼才是。
有的小区增设了口罩专用垃圾桶,但专门去扔的人却不多。我随机问过一些丢垃圾的市民,他们都十分担心那个桶里集聚细菌病毒,不想打开垃圾桶的时候被感染。
但如果混入生活垃圾投放,造成扩散的风险更大。
防疫垃圾的分类,一定不能马虎。但疫情期间生活垃圾的分类,是不是应该放一放?
别高兴得太早,该来的还是要来
许多人觉得,疫情已经够烦人了,口罩不能摘,电影没法看……都这么糟心了,还要对着一堆垃圾思考怎么分类,不是添堵吗?
得,厨余垃圾桶都被塞满了,谁还分啊?/金羊网
许多小区也觉得,每天测体温查健康码已经够累了,这时候还监督垃圾分类,我有三头六臂也顾不过来啊!
疫情期间受阻的垃圾分类,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主意。
4 月 12 日,住建部城建司副司长刘李峰承认,“疫情的发生,对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造成了一定影响”。
政府部门的关注,意味着垃圾分类的推进,要重新上路了。
首都北京打响第一枪。5 月 1 日起,新版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将正式实施。条例借鉴广州经验,将垃圾分为有害垃圾、可回收物、厨余垃圾、其他垃圾四大类。
新《条例》指出,对未按规定分类的单位进行 1000—10 万元金额不等的罚款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长沙的惩罚力度比北京稍轻一些,对不按照规定分类投放垃圾的单位,可处 2000 元以上 5000 元以下罚款。
煤炭大省山西计划在 6 月 1 日开始实施垃圾分类。其中特别规定,对未使用密闭运输工具,造成沿途丢弃、遗撒生活垃圾或者滴漏污水的,处 5000 元以上 5 万元以下罚款。
这位网友实“惨”。/微博截图
刚刚从疫情阴霾中走出的武汉,也表示将在年内制定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。
可以看出,各地强推垃圾分类的最主要措施,就是罚款。
只有深圳有所不同。去年 11 月 1 日,深圳正式实行垃圾分类激励办法。根据规定,深圳将对“生活垃圾分类积极个人”奖励 1000 元。
但实施半年来,我始终没有看到奖励派发的报道。到底是标准过高,还是无法执行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不论如何,垃圾分类都不是可以用口号、或者金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广州在垃圾分类上展开了新尝试,将建立考核制度,把垃圾分类工作与官员干部绩效挂钩。
其中有一条细则很有意思,“在季度考核中,结果评为‘差’或在镇街范围列最后 10%名内的村居,镇街党政主要领导对村居党组织书记进行谈话反馈,连续 3 次被谈话反馈的则结合实际调整岗位”。
管得不好,就得“下课”。这很像企业中的末位淘汰制度。
有尝试总是好的,因为一项好的政策,就是要从方方面面保障可行性。
垃圾分类势在必行,但能不能先缓缓
从宏观角度来看,没有人会反对垃圾分类。
因为我们产生的垃圾实在是太多了。
据央视报道,中国每年产生近 10 亿吨垃圾,全国 668 座城市中已有 2/3 被垃圾带所包围。
垃圾围城。/图虫创意
2015 年,北京的垃圾产生量已达 790 万吨,400 多个大中型垃圾场,如同“七环”,将北京团团围住。
广州的生活垃圾只要两天不处理,就能一路堆到香港。
垃圾填埋,会污染水源;垃圾焚烧,又会污染空气。垃圾分类,既有利于回收利用,又可以最大限度实现无害化处理。
但不论在哪个国家,垃圾分类都不是想当然的事情,而是要和“懒惰”开战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德国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高达 65.6%,是全球垃圾分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。
水平有多高呢?从许多细节里可以看出,举个例子,德国有个饮料容器押金退还制度,消费者的购买价格中包含一定金额的押金,在退还空容器时返还押金。
瓶身上有识别码,机器读码后,便会显示相应的金额,打印出来的收据,可以直接拿到超市买东西。
除了细节,还有法治。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有关环保的法律、法规多达 8000 余部,同时还执行欧盟 400 多部有关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。
日本在垃圾分类上更为精细,我甚至有点怀疑这些政策,是不是“处女座”制定的……
以塑料材质的饮料瓶为例,瓶子的不同部分要被划分为不同的垃圾类别,需要洗干净瓶体,拧下瓶盖,撕下瓶身的塑料纸,压扁瓶体后方可回收。
不合规的垃圾投放,会被打回来。/漫话日本
德国、日本能把垃圾分类做到这样精细,经历的不只是一代人的努力,而是长期、全方位的公民教育和立法过程。
如日本早在上世纪 70 年代就通过了《废物处置法》,有的地区还对垃圾袋实行实名制管理;而德国在 90 年代就将条形码技术引入到垃圾分类管理中,实现了垃圾分类精准溯源。
因此,我国的垃圾分类工作,也应要走持久战路线,尤其应体现在义务教育和大学教育中,并规划设立专业培养专门人才。
至于疫情期间,还是先缓缓吧,除了医疗垃圾应严格分类回收处理之外,生活垃圾的分类应不急于这一时。
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储殷认为:“现在财政那么紧张,基层工作压力那么大,拿出大量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去搞垃圾分类,是不合时宜的。尤其餐饮业刚刚遭遇疫情重击,垃圾分类会提升餐饮业成本,尤其是中小餐饮业的成本,现在搞真的合适吗?现在需要的是简政放权、与民休息,不能越困难越折腾啊!”
令人欣慰的是,在北京即将推行的垃圾分类政策中,我看到了“与民休息”的一面。
尤其是,北京没有规定强制撤筒和厨余垃圾破袋投放。
慢慢来,熬过疫情再说。

产品推荐
增城区街道环卫分类不锈钢垃圾箱厂家 番禺酒店室内电梯口不锈钢果皮箱 增城室内立式直投口不锈钢分类垃圾桶
天河购物商城室内三分类不锈钢垃圾桶 广州海珠区户外圆柱形单筒钢制垃圾桶 白云室外学校校园两分类钢制垃圾箱
增城白色室内方形钢制果皮箱 从化区旅游景区分类钢木垃圾桶厂家 天河区旅游景区分类钢木垃圾桶厂家

欣方圳广州垃圾桶站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咨询热线:13902465298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疫情已经够烦了,我真的不想垃圾分类
分享 (0)